赏画|李津,把中国水墨画到肉欲横流

摘要: 李津,和他的水墨。对平庸欲望的坦白,以及对平凡生活的和解。

11-10 00:25 首页 Amelie注目



点击上方“Amelie注目”可订阅我们哦



随着音乐看文字吧




 

《颂歌》2015 纸本设色 400 x 250 cm。


 

四川又承受了一次地震,住在高发地震带上的人们,都说今日不知明日事。这让我想起了一提地震抖三抖的日本,也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跑去箱根泡温泉的李津。


整个日本版图都在环太平洋地震带上,环境造就他们不得不调整心态,把日常的每一天当最后一天过,奉行“及时行乐”,而李津的水墨,就专画这“行乐”中最接地气的食色性也。

 

如果说齐白石将水墨的世俗化做到一种高度,那李津就是那个把世俗化做到一种深度的人。他不像齐白石那样喜欢画篮子,自己却天天挎着一个绿篮子,里头放着他随时要用的画具。



《箱根温泉》 2016 纸本设色  43 × 38 cm 


古有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今有李津的《颂歌》和《能吃是福图》。纵观古今,以长卷画菜品,以喜欢吃为主题的,暂时就李津一人了。他笔墨浓淡皆宜,笔触松散自由如其中跳舞龙虾。琐碎菜品旁,不是写着几百个密集的“吃”字,就是抄上一堆诗,连周杰伦的歌词也照搬不误。早年正经画过一批西藏组画后,李津的作品里不是大鲶鱼就是大闸蟹,不是肥美的肘子就是丰乳肥臀,熙熙攘攘,不外是中国人的“吃”文化。他有嗜肥症,所有的东西经他手都得长胖,就连常常出现在画里的自己,也是一身的横肉。他的女人若放在唐朝,那都是肥美的,放现在的话,就要搬出苏珊·桑塔格的CAMP理论,才能自圆其说了。

 

有人从李津的作品里看到了对享乐主义的歌功颂德,有人看到了肉欲横流以外,如同尼尔·波兹曼《娱乐至死》一般的警醒。



《能吃是福》 2015 纸本设色 138 × 69 cm



李津出生于干部家庭,舅父于敏是中国“氢弹之父”,他们一家经历了近代中国的动荡时期。6岁时,李津老妈命他正视恐惧,去扔一只没死透的老鼠,从此他患上了恐鼠症;8岁时成分不好被抄家,开始懂得要安身需惜命,变成一个不吃肥肉的素净人;12岁好玩,误以为屎堆是土堆,跳了进去,心理阴影面积迅速扩大;16岁开始国画之路,师从名家,打下坚实的传统国画基础,有了采风学习的习惯;毕业后在西藏支教,在一次观天葬后,和天葬师大快朵颐,从此爱上青稞酒和大肉;后来经历各种美术思潮却无动于衷;因仪表不整被拒签去不了自己在费城的展览后,只好翻过唐古拉山,去拉萨洗涤心灵,听着肖邦画了一系列西藏组画。1995年开始,李津正式开始了“吃”系列。

 

如果没有西藏,就没有今天的李津。这是他自己说的。那一场天葬,上天的不仅是别人的灵魂,还有他的。离了精神,我们与猪狗无异,但是滋养精神的快感从何而来?不就是满足最原始的欲望,“吃”嘛!就在那一瞬间,天葬的老鹰把他的思想叼到了苍梧之空,又狠狠甩到了饭桌的酱油碟前。他悟道了:“你要在山林中修行,这不算本事,这是空对空的一种东西。要真的修行你就应该在世俗当中,在世俗的喧闹中去领略空的境界。”然后不吃肉的他,在大雅过后,大俗当前,放飞了自我。



《李津先生等赞图》 2016 纸本设色


如今,年近六十,酒肉不离、生性不羁的大胡子李津,受邀在世界各地旅行创作。无论他到了哪里,都坚持每天的“晨课”,就是起床后第一时间必写一贴字或必画一幅画。在这一点上,他更像个和尚,俗世修炼得炉火纯青。

 

人必有一死,或饱死,或饿死。我们每天都在逼近死亡,您看到这里的时候,又离死亡近了一分钟。对生的迷恋和寻欢,也是对死的恐惧和叹息。就如本雅明在《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》里提到的,复制即是拥有,我觉得李津拥有的绝不仅是三只微笑的烤香猪,而是对平庸欲望的坦白,以及对平凡生活的和解。

 

如若无色无味无欢笑,何必要在世上走一回?如若活色生香,或能对地震的恐惧减淡一些?


李津和他垮了二十几年的篮子


李津,1958年生于天津,中国新水墨代表之一,现任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副教授。2013年被AAC艺术中国评为年度水墨艺术家,2014年被艺术权力榜评为年度艺术家。作品被波士顿美术馆、西雅图美术馆、中国美术馆、香港艺术馆等机构收藏。



 本期作者 



爱美丽


艺术收藏项目经理,90后摄影师



合作请联系邮箱:919953750@qq.com




首页 - Amelie注目 的更多文章: